帅气的木头酱

言情界的福尔摩斯,伦理界的小琼瑶。
我也不知道我这个一开车就谈恋爱,一谈恋爱就干正事,一干正事就开车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吐槽灌水专用,看文请去子博

一个正儿八经的暗黑本丸(2)

 @银萤 是说海螺会因为老头儿痛♂苦♂扭♂曲(你也不要乱用男魂)而感到兴奋吗,还是说会打死我……(啊她现在管不着我了好像xxx)

嘿西切长谷部:

    ※会出现史诗级可怕的OOC,但那是为了说明每家刀剑会因为审神者的区别发生不一样的性格变化(不要找借口好吗)

    

    

    

    所谓KY就是强大到已经不需要读空气了的人。

                           ——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古人

    

    

    之后百草霜的表现简直就像回了自己家一样的自然:用身体的重量把门压开,毫不顾忌满院刀剑或惊异或怨愤的目光,径直向内室奔去,随便找了个屋子,便招手让跟在身后搬运进行搬运工作的平野藤四郎把蓝色狩衣的青年放在地上。

    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平野藤四郎的动作极其轻柔,大概因为他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少女笑眯眯地运起灵力,芊芊素手上泛起一层白光,然后她将手覆在了付丧神血肉模糊的伤口上。

    原本已经昏迷了的青年猛地瞪大双眼,大张着嘴,表情因为痛苦而显得极为扭曲,脸色涨得通红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的身体像因脱水而濒死的鱼一样剧烈地弹跳着,筋骨发出狰狞的响声。

    狐之助吓得叼住尾巴,开始怀疑让这个姑娘接手这个出了名的暗黑本丸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是说这个好像也不是它能决定的事情……

    一个伤口,又一个伤口。待少女保持着八颗牙的微笑把三日月宗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一个接一个地处理完毕时,他已经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地上,汗水流了一地,只有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喘着粗气了。

    “好嘞,大功告成!”百草霜兴奋地跳了起来,毫不在意地把沾了血污的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看向聚集在门口,出于某种原因虽然充满杀气却并没有真正动手的刀剑付丧神们,像是撒娇的语气会让人将她误认为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小姑娘。“啊,好饿啊!烛台切桑,饭做好了没有?”

    这儿又不是咱们本丸,求您读读空气吧。旁观着的平野藤四郎陷入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

    于是,等她踏出临时作为手入室的房间的那一瞬,四十多把刀尖齐刷刷地指向了她。 

评论(14)

热度(36)

  1. 帅气的木头酱嘿西切长谷部 转载了此文字
    @银萤 是说海螺会因为老头儿痛♂苦♂扭♂曲(你也不要乱用男魂)而感到兴奋吗,还是说会打死我……(啊...